零点棋牌世界必读
提前多长时间到机场最合适?_
日期:2019-07-17 17:06    编辑:admin    来源:国内航班提前多久到机场合
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,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美国教授和我研究问题时的差别□:他试图用理性找到一个准确的源头,而我凭着经验、直觉就知道了这个源头;他是试图将一个道理弄清楚,而我更希望得到一个实用的结论(具体到赶飞机这个问题时,我更关心提前多长时

  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,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美国教授和我研究问题时的差别□:他试图用理性找到一个准确的源头,而我凭着经验、直觉就知道了这个源头;他是试图将一个道理弄清楚,而我更希望得到一个实用的结论(具体到赶飞机这个问题时,我更关心提前多长时间出发最合适)。这种差别,导致在我看来,美国教授有点迂,而在美国教授看来,我的方法可能缺乏体系□□□。

  据说,威斯康星大学的一位数学教授,在其新书《怎样才能不犯错□□□:数学思考的力量》中探讨了这一问题:他采用了期望效用这一经济学概念,对人们赶飞机时到达机场的最佳时间点进行了推算□□□。

  所谓期望效用,是对一些东西对某个特定对象发生价值的量化评价。这位教授分析到:

  在考虑何时到机场时□□□,你心里会做一个权衡:你到的越早,你就越不会错过飞机□□□。但同时□,你的等待时间就越久□。

  我们可以通过效用的概念将这个过程加以量化:假设你每在机场等待一个小时会损失10个单位效用□,错过飞机会损失50单位效用。换句话说,错过一次飞机的效用相当于在机场等待五个小时□□□。

  同时,你到得越晚,就越可能错过飞机□□□。通过假设将其量化后就是:如果你只提前半小时到,会有20%的可能性误机,如果提前一小时到,有5%的可能性误机□□,如果提前两小时到□□□,只有1%的可能性误机。

  情况1□□□:提前半个小时到机场,你损失的效用预期为□:5+50*20%=15;情况2:提前1个小时到机场□,你损失的效用预期为:10+50*5%=12.5;情况3:提前2个小时到机场,你损失的效用预期为:20+50*1%=20□.5

  所以□□,基于以上假设,提前1个小时到机场是最佳选择□□。当然□□□,教授认为以上只是提供一个思路,由于每个人对于在机场等待损失的效用有差别,最优到达时间也会不同。比如有的人就不介意一边看微博一边等飞机,但却很痛恨误机。那么这些人最好提前一个小时以上到机场。

  看了这段分析,心里感到怪怪的,好像有什么不对,但又说不出来。思考了一番之后才恍然大悟□□□:原来教授关注的点和我关注的点是不一样的,教授关注到达时间点的最优,而我关注如何达到最优。因为对我而言□□,“最优”是已经知道的,和教授的一样□:提前一个小时□□□。但与教授不同的是□□,我的“最优”不是推算出来的,是基于经验得到的,提前一小时,既不太浪费时间□□□,又不至于误机。

  因为以上的差别□□□,我对教授的思考方式感到有些莫名□:你不能预估堵车的程度,即便算出□□□“最优□□□”又有何用?你不知道航班的密度□□□,怎能估算出误机的效用损失?(如果我能很方便地改乘半小时内的另一趟航班,误机的效用损失可能就小得多□。)你……

  我相信□□,如果我面对着教授,会提出一个又一个铿锵有力的问题。我还认为□□,教授寻找□□□“最优□”的努力是没有什么价值的□□□,有那么多的变数,这个“最优”有什么用呢□□?

  想着想着,我不禁暗暗哂笑,正如众多网友的评价,这个教授不是闲得慌吧?但转念又想,对于威斯康星大学的教授而言,似乎不应该如此无聊□,那么□,他为什么做此研究呢□□?我想到了我读到的另一个故事。

  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在纽约读了一年小学的中国小学霸,能熟练地运用各种公式,美国同学在纸上写了半天的计算题,他常常只用心算就能完成□□。比如“8÷5=1.6”,等等□□。对此□□,老师感到非常不解□,为什么小学霸每次答案都对□,但却没有过程呢?面对老师的问题□□,小学霸同样不解,他不知这个□“过程□”指的是什么□?后来,他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,也试图一步一步地去思考、计算□□,但他一直没有办法像美国同学一样写出一个特别完整和复杂的思考、计算过程□□□,因为他在国内已学过多则运算和应用题,对于这种简单的题目总是凭直觉就能给出答案。

  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,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美国教授和我研究问题时的差别:他试图用理性找到一个准确的源头□□,而我凭着经验□□、直觉就知道了这个源头;他是试图将一个道理弄清楚□□□,而我更希望得到一个实用的结论(具体到赶飞机这个问题时,我更关心提前多长时间出发最合适)。这种差别,导致在我看来,美国教授有点迂□,而在美国教授看来□,我的方法可能缺乏体系。

  如果仅局限在赶飞机的例子上看□□□,我的思考方法倒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好(当然,教授的思考方法也不见得不好□□□,因为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还有没有对何时出发、去见何人等等期望效用的分析),但作为一种研究问题时的普遍方法,无疑,美国教授的会更好。

  • 本类最新
  • 精品图文
  • 时尚
  • 新闻
  • 生活
  • 视觉
  • 微爱

图片焦点

返回顶部